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茶只是一个媒介,禅才是目的

心情狂躁的人。只是喝了一种茶的形式而已。假如为了吃饱,用不着茶。假如为懂得渴,喝水就行了。茶在高处。喝茶是精神生活。喝茶喝的不是品种,不是价格,不是身份。是从容,是空寂,是弗成说。喝茶是要喝破它,不是越喝越迷,越喝越执,越喝越演出。

刚开始喝茶照样要懂得一些茶的常识,逐步的就不能被商家以及常识牵着鼻子走了,就喝直觉,就喝简单。一句话,喝茶就喝爱喝的茶。别人的高谈阔论由他去。

越喝越无相,越喝越简单。

“禅茶”之说久矣,我觉得应该是“茶禅”。

茶只是一个序言,禅才是目的。假如把禅作为茶的表象,以致演出,其实好笑。一些人让茶初级到演出,还美其名曰:茶道。

茶定即禅定。喝茶毫不能鼓噪,哪怕一小我喝茶也不能鼓噪。你不恬静,茶就不会理你。你只是喝了一种茶的形式而已。泡茶泡到无我,喝茶喝到寂灭。不著相泡茶,也不著相喝茶。一杯茶,随它去。喝一次,内不雅一次。喝一次,了一次。

在茶里静修,对所有关于茶的名相一笑了之,一开口即破绽。从无到有,从有到无,从无再到非有非无。禅修如斯,茶修也如斯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